鬼草

只更文不更圖,盜取文章者將咒死。
背景ID:無。
大頭ID:47956885
被盜取之文章將撤下,撤下後不再更新或作重新張貼之動作。
背景與大頭若有侵權將會撤下。

© 鬼草

Powered by LOFTER

【哈利波特】巧克力


↑↑參照上圖↑↑心意指數跟送給誰都是固定的所以別管了。
至於骰出來的結果在,或許需要翻牆。

會加上「sbss」、「hpgw」、「rwhg」、「Malfoy一家」的tag,如有錯誤或者覺得不好的地方,請告知,會將tag刪掉。

至於後日談就、再看看吧?


「Sirius,怎麼突然把我們通通叫出來了?」Harry看著身旁的Ron,以及不知道為什麼被Narcissa帶來的Draco,然後把視線放到Sirius的身上,「總該有個,原因吧?」

「Sirius他想做個巧克力,只是他不知道怎麼做。」Narcissa的甜美,「終於有個女孩深得你的心了嗎,Sirius。」

「噢,娜希莎你別多話。」Sirius的臉突然的扭曲,「我還不想承認我看上了那傢伙。」

「好了,來看看怎麼做吧。」笑著打斷了Sirius準備要繼續抱怨的話,Narcissa從包包裡拿出了材料,「這些都是要用來做巧克力的。」

「那麼,就從Sirius開始吧?我們小孩子做得比較慢。」Harry看著桌上的材料,這樣說道。

「喔。」Sirius有些緊張,他看了眼Narcissa,伸手拿了牛奶巧克力,他覺得那傢伙會喜歡這個味道,然後他在模具的地方猶豫了幾秒,拿了圓形的模具,他覺得愛心不適合他們兩個,吵也吵過了、甚至,他們都可以當Harry的爸了,用愛心太過黏糊。

決定好了主要的東西後,Sirius照著Narcissa的指示,開始切著那塊牛奶味的巧克力,本來以為會完好的切完,結果在最後,因為自己的鬆懈而不小心讓刀鋒劃過自己的指尖,這種痛雖然比起催狂魔之吻來說太過輕忽,但還是會痛。

Narcissa的下個指示是融化巧克力,將切好的巧克力放到漂浮在熱水裡的鐵碗裡,Sirius在融巧克力的時候一直被那塊東飄西飄的鐵碗燙到。

「好了,你到現在做的都還不錯。」Narcissa笑著,「接下來是把巧克力裝進模具裡。」

Sirius繃著一張好看的臉,帶著隔熱手套,拿起鐵碗,把巧克力到了進去——但他太緊張了,不小心讓巧克力溢了出來,他伸手隨意拿了個內餡就丟進巧克力裡,在把內餡丟進巧克力裡的同時聽見Narcissa說別丟太多進去,他才發覺自己拿到的是冰糖。

「冰進去吧,你先看著孩子們做。」Narcissa在小盤子上立著一張寫著Sirius的紙牌,避免最後大家都拿錯了。

Harry很緊張,這是他第一次給Ginny——他的妻子做巧克力。

伸手拿起了粉色的巧克力,然後拿起了圓形的模具,Harry一直催眠著自己這不是上魔藥學的同時,開始切著巧克力,意外地順利。

切完了巧克力,Harry在融化巧克力的同時,跟Sirius一樣,一直燙到——他們都忘了可以帶著隔熱手套溶解巧克力的事了,順利融化完之後,Harry一個手抖,巧克力溢出了那麼一點點,有些氣餒的Harry立刻振作了起來,盯著巧克力那仍有一點流動的表面,他丟了個綠綠的東西下去——

「天,Potter,你要辣瘋你家妻子嗎?」Draco特有的嘲笑,雖然在他的母親面前收歛了許多,不過他還是說了。

「什、我丟了什麼?!」

「芥末。」

「天——」

「反悔來不及了,冰進去吧。」Sirius阻止了準備要挽救巧克力的Harry,搖了搖頭,他是很替他的教子扼腕,但——Weasley家的孩子應該沒那麼脆弱吧?

Ron知道輪到自己了,他非常的緊張、非常的,他抖著手拿了黑巧克力跟條型的模具,他記得哈利他和Sirius怎麼做,所以他看了眼Harry、以及Sirius的方向,開始抖著手切巧克力——但榮恩怕切到自己的手,所以他沒有切,就這樣直接融。

順利的把巧克力融化完之後,Ron緩慢地把巧克力倒入容器裡,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會溢出來。不過他覺得如果把內餡放進去,就會溢出來了。

他拿了切成兩半的草莓,放了進去,果然,巧克力溢出來了。

Ron把模具和盤子一起放進冰箱後,看了眼Draco,他才不信他可以做得很完美!

而Draco像是早就決定好要用什麼做、做成怎樣的巧克力似的,他非常的自然地拿起了草莓巧克力以及圓形的模具,然後他站到擺著瓦斯爐的砧板前,開始熟練的切著巧克力——但很不幸的,因為有人在看著所以他切到了自己的虎口,但他沒有在意這些,切完之後,他開始融化這些巧克力,再次不幸的,一直燙到自己,這當然也被他歸類為因為Gryffindor的存在,所以他才會一直失手。

當他把巧克力倒入模具中,他很順利的沒再一次的失手,他伸手拿了核桃,平均的撒在巧克力上,然後把剩下的巧克力倒滿。

隨後Draco把巧克力冰進冰箱裡後,才跑去包紮自己切到、燙到的地方。

Narcissa笑看著Draco的身影,然後拿起了剩下的黑巧克力以及花形的模具,切巧克力的時候,Narcissa意外的切到了自己的虎口——正所謂的母子同心嗎?

融巧克力的時候,也一直頻頻燙到自己的手——是真的母子同心是吧。

將巧克力倒入模具時,Narcissa因為想起了以前第一次見到Lucius的畫面,稍稍失神了幾秒鐘,但回過神的時候,差點就讓巧克力溢出,拿了草莓放到巧克力裡,Narcissa將巧克力冰進了冰箱中。

「就讓我們等個幾分鐘吧。」Narcissa笑著,他們全聚集到客廳裡看電視,而Draco則是看著手機裡的影片。

~幾分鐘後~

他們各自取出了巧克力,Sirius小心翼翼地在巧克力上用糖霜筆寫上了「給 我最愛的你」,意外地寫得比之前寫報告時的字還要端正,「很好。」

Harry則是顫抖著雙手寫下「給我最愛的Ginny」,因為手一直顫抖著,所以字體有些歪斜,不過還看的出是什麼字,但Harry覺得自己的字醜了。

Ron接過了Harry手中的糖霜筆,一筆一畫的慢慢寫著「妳願意嫁給我嗎」的字樣,歪七扭八,不過至少可以看。Ron滿足的點了點頭,把糖霜筆交給了Draco。

Draco寫得很慢,像是對帶著易碎的藝術品一樣,沒有寫上什麼,只是在巧克力上用糖霜畫上漂亮的花紋,隨後將糖霜筆交給了Narcissa。

Narcissa本來就不習慣在巧克力上寫字,所以他的字潦草了些,他寫上了「摯愛永生」的字樣,笑著放下了糖霜筆,從包包裡拿出了包裝袋,「大家各自挑個吧。」

Sirius隨便拿了個包裝袋,意外的是拿到心型的,不過他沒差,把巧克力裝進了盒子內之後,他將緞帶綁了上去——就像是去外面買的一樣——不過只要是在現場的都知道,那是Sirius自己做的。

Harry拿了個圓形的盒子,將巧克力裝了進去,他覺得他必須直接跟Ginny解釋內餡的問題,然後兩個人一起吃掉那個巧克力。

Ron也拿了個圓形的巧克力,他把條狀的巧克力切成兩段,一段各有一半的草莓,他開心的把巧克力放進去——他只希望Hermione會喜歡他做的巧克力。

Draco和Narcissa則是將巧克力裝進了同一個袋子裡,畢竟都是要送給Lucius的,就不用分開了。

---就這樣,後日談再說吧---

评论
热度(12)
201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