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

只更文不更圖,盜取文章者將咒死。
背景ID:無。
大頭ID:47956885
被盜取之文章將撤下,撤下後不再更新或作重新張貼之動作。
背景與大頭若有侵權將會撤下。

© 鬼草

Powered by LOFTER

【短文×5】海賊王短文,配對皆文末附註。

01.

看著逐漸遠離的她,他嘆了口氣。


還是,沒辦法改變嗎……


最終,還是離開了。


——可愛いの、君。


喜歡她,又如何?她不會喜歡上自己的。


曾敗倒在她手中的,也是一樣。


——沒有結果。


這是少女對這段戀情的結語,也正是現在少女該面對的結局。


看著眼前逐漸離去的海賊船,她揚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輸了,輸得徹底。連最初的社員,也無法留下嗎?


——愛しでる、ロビンー。


02.

※※內有捏造想法,不喜勿看。


第幾天了?這樣的刑罰。對身邊的少女來講,不是很大的痛苦。


她可以將身體變換成任何液體,連海樓石的手銬都無法鎖住她的行動。


最終,她被海軍給帶去見了元帥戰國後,就沒再回來了。是被捧為上將、還是王下七武海?都沒差了。


只要,她身上的「那個」、和自己身上的「那個」,別被看見就好。


腳步聲停在了牢籠前,男子抬眸,意外地看著穿著水藍色洋裝的少女。

她過得很好,這是現在理解的事。但如果她現在是海軍的一員,那她來做什麼?

「門打開。」她平靜的語氣打破了寧靜,她身邊的海軍把牢門打開,走進來的、不是那個打開門的海軍,而是她。


她看著自己、自己也回望著她。兩個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會著。


「ゼロ元帥,請注意時間。」外面的海軍提醒了她,呵、元帥嗎。


「……」她彎腰,在自己的耳邊說了些話,然後直起腰,對著自己笑了下。


「……這有什麼隱藏意思嗎,ゼロ。」


『逃.獄.吧,在.那.個.人.來.了.之.後。』她的口型傳達著這個句子,這是她獨特的善良,還是……


——逃げろ、兄ちゃん。


03.

遠遠的望著他的背影,男子抓著背帶的力道似乎又增加了不少。

他的身邊圍繞著許多因為他身世背景,想要攀上關係的女性。

討厭。男子就像在鬧脾氣的小孩一樣,鼓起了臉頰,轉身離去。

似乎是聽見了刻意重踩在大理石上的腳步聲的他轉過頭,看見了那抹熟悉的紅。

—等等。

男子沒有回話,但也沒有聽話停下腳步。就像是要和他對抗似的,加快了腳步。

—香克斯,等等。

這回他嚷上了自己的名,男子的腳步頓了頓,繼續往前走去。

接著、另一道比較急促的腳步聲藉由略為空曠的大廳的迴音效果,傳進了男子的耳中。

—我說了等等的。你怎麼了?

—……我不開心,放開。

男子被他緊緊抱著,掙扎了幾次都無用,他選擇氣呼呼地對他說話。

—又是路飛拿走了你的草帽?

—……才不是。

男子又開始掙扎了起來。他身上有著那些女人的香味,好討厭。

—鷹眼,你和他別在這裡公然恩愛好嗎?

女子撥了下頭髮,她的身後傳出一陣陣尖叫聲,有男有女。

他抬頭看了女子一眼,表情依舊沒變。

—沒有公然恩愛,妳才是,別公然惹人尖叫,耳朵會痛。

男子趁他手上的力道鬆了些,掙脫開來,拔腿跑出他的公司。

—香克斯!

直到他得知男子所搭乘的飛機失事時,他還是不曉得,男子到底在氣什麼。


——嫌い、だって、愛してる、ミホーク。


04.

**原作梗+圖梗/在沙沙(誰#)退出之前


王下七武海的眾成員看著會議桌上的制服——


「這是什麼?」同時、七個人一同瞪向元帥,問道。


「如你們所見,是服裝。」淡定。


「你要我們換上這個?!」爆炸。


「那你們說說,你們毀了我幾間會議室了?」腹黑笑。


「……我知道了。」蛇姬淡淡地說完,伸手拿走其中一套。


「……」鷹眼靜默帶走其中一套。


「……嘖,應該整間總部拆掉的。」鱷魚厭惡的拖走一套。(沒看錯,是拖走#


「啡啡啡、要有報酬喔~」火雞歡樂(?!)帶走一套。


……


剩餘三人面面相覷,魚人默默摸走其中一套後消失。


剩餘兩人面面相覷,大熊摸走一套後離去。


就算再怎麼不滿,影子大王也是伸手摸走一件後離開。

---幾分鐘過後...

蛇姬站在戰國面前,道:「讓我換上這種衣服,你有何居心?」

「只是讓你們做點小小的賠償。」戰國的表情看不清,只因帽緣陰影擋住了他的臉,「攝影師,進來吧。」

「OK——」走進會議室的是一個蛇姬和鱷魚都熟悉的人,「啊勒、蛇姬女神跟咱嫁怎麼在這裡?」還穿著咱提供的制服...誒?不是吧?

「Northrop...」鱷魚咧開了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Northrop抱著單眼轉身欲離開。

「Northrop,三倍。」

「千倍行不啊老闆,這交易不划算啊——咋沒跟我講說有咱家前任老闆和前任女王呢!」Northrop一臉欲哭無淚,「咱那些制服什麼的不回收了、沒千倍不划算啊,死了至少有人收屍啊!」

「...制服?」Crocodile挑眉,「Northrop說清楚。」

「啊啊啊...糟糕了老闆這交易咱不做了,咱還想活,嗯,就這樣,咱隨意拍個吧不給錢也沒關係現在保命要緊啊!」Northrop劈哩啪啦的講完一串後喀嚓一聲按下快門秒溜了。

「Northrop——!!!!!!!!!」Hancock和Crocodile同時對著一眨眼就溜得不見人影的Northrop大叫,「你**的站住!」

「會站住的是白癡——!!!」Northrop邁開長腿健步如飛根本沒了當初對Hancock和Crocodile的敬重。

「我勒個去的!你給你**的站住!」Crocodile脫下腳上的黑色高跟鞋,將鞋子往Northrop的方向扔去!

「哇啊!天啊咱嫁你想殺了咱啊!」Northrop躲過了兩隻從後方飛來的高跟鞋,一臉驚恐地看著已經高速飄在身後的Crocodile。

「殺了你也不賴,是吧?」

「啊啊啊啊——」


今天,海軍總部中的某間會議室染上了服裝提供者的鮮血,攝影師他為了幫海軍總部賺些外快而犧牲性命拍下的美照。


——ご苦労さまです、ノース。


05.

看著眼前的女子穿著雪白色的婚紗,帶著半透明的白色面紗,有著幾縷白髮的男子笑了下。


女子終於要成家了,她不再讓自己牽掛了。


繁瑣的結婚典禮開始了,男子將肩膀靠在比自己小上五歲的金髮男子肩上。


金髮男子伸手摟住男子的肩,聽見了禮堂大門打開的聲音,眾人全看了過去。


同樣穿著雪白婚紗的黑髮女子踩著雪白馬靴走到了女子身邊,笑的幸福。


一旁女方家屬席的地方傳出了「Robin!妳要幸福啊!」的叫喊聲,還有附上「Robin小姐!歡迎妳隨時到我的餐廳吃飯!」的邀請。


黑髮女子聽見了這些聲音,感動的流下了淚水,在她眼前的深紫髮女子伸手擦去了她的淚水,「哭花了,就變小花貓了。」


兩個人聽著牧師低沉的嗓音,宣讀著結婚證詞,黑髮女子帶有磁性的聲音說了「我願意」做了結尾後,深紫髮女子深深的吻上了她的唇,分開後,黑髮女子將捧花高高的丟起。


在眾人的視野裡,捧花緩緩的落下。


啪搭。金髮男子略為驚訝的看著腿上的紅玫瑰捧花,然後看向身邊並沒有多大改變的愛人。


「喔~~~是鱷魚和火雞!」


「火雞當家的,恭喜了。」


「恭喜了~」


金髮男子看向黑髮女子,她只是搖了搖頭,用眼神意識他趕快,不然人跑了就好笑了。


深吸了一口氣,金髮男子拿出他預備了好幾年的物品,走到男子面前,單膝跪下後問道:「Sir Crocodile,這句話我想問你很久了——」


「你願意,和我一起攜手到老嗎?」


男子並沒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起身,伸手拉起單膝跪在地上的金髮男子。


深紫髮女子蹦啊蹦的蹦到男子身邊,「我切!不回答男方可是不會站起來的唷~」當初她可是從天亮跪到天黑、再從天黑跪到天亮,才讓黑髮女子答應的呢!


「如果我沒那個覺悟,會讓你一直待在我身邊嗎,Doflamingo。」男子對著金髮男子嫣然一笑,退了一步坐回長椅上,緩緩地說道:


「I do.」


——結婚しよ、鰐。

×第一篇配對:自創→羅賓,BE。
×第二篇配對:無,兄弟向。
×第三篇配對:鷹紅,BE。
×第四篇配對:無,歡樂惡搞向。
×第五篇配對:自創×羅賓、唐鱷,結婚梗。


鬼草

首更 2015.02.27

评论
热度(6)
2015-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