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

只更文不更圖,盜取文章者將咒死。
背景ID:無。
大頭ID:47956885
被盜取之文章將撤下,撤下後不再更新或作重新張貼之動作。
背景與大頭若有侵權將會撤下。

© 鬼草

Powered by LOFTER

【短文】

※※捏他。


黑暗。張開雙眼後,滑過佩金腦袋的第一個詞彙。

啊啊,又是這個夢境了嗎。幾年了呢,一直重複同樣的夢境幾年了呢。數也數不清,在夢境的最後,總是被羅搖醒。

他單單喊了自己的名字,就把自己從夢中給拉到現實。

從來不曉得,為什麼自己一直重複做著一樣的夢。

佩金默默地數著秒數,啊啊,第五秒的時候,眼前的黑暗滲進一絲亮光。然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的身後是一群掛著猥褻微笑的男人。

過了半分鐘的時候,佩金被眼前的男人給扯出了方才待著的地方,往回望去,是衣櫥。

下一秒,本來張開呼救的嘴,被黑色的絕緣膠帶給黏住了。

啊啊,又想吐了。

這個感覺蓋不過被強行打開身體的痛楚,眼淚反射性地就流了出來。佩金扯了扯手,啊,被壓住了。

最後一秒,佩金聽見了不應該聽見的聲音——

「企鵝!」

張開了雙眼,戴著面具的他正看著佩金突然睜大的雙眼,「終於醒啦?剛才突然暈了,嚇都嚇死了。」

「基拉,怎麼在這裡?」接過了基拉遞過來的水,佩金好奇的問道。

「喔,就特拉法爾加說要和基德一起出去逛逛,就讓我留下來等到你醒。」基拉說,「在離開之前,特拉法爾加說如果你出現冒冷汗還一直無痛呻吟的話打都要把你打醒。」

「……」好狠啊。佩金稍稍為自己抹了把汗,「謝謝。」

「謝啥,你剛才是怎了?叫了好幾次都沒醒,差點打下去的時候才醒。」基拉看了眼佩金還略顯蒼白的唇,「感覺不是那麼好。」

「往事罷了,沒事的。」


是啊,只是場往事的夢。


----------

默默地,我就又開虐了?

忘了說,這是現代梗。

基德和羅一對,基拉和佩金現狀是好朋友。

會不會變成一篇文章……就看我的心情了吧……哈哈(不要笑#

謝謝各位的觀看~

2015.08.09

评论(2)
热度(6)
2015-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