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

只更文不更圖,盜取文章者將咒死。
背景ID:無。
大頭ID:47956885
被盜取之文章將撤下,撤下後不再更新或作重新張貼之動作。
背景與大頭若有侵權將會撤下。

© 鬼草

Powered by LOFTER

【撞鬼系列第一部】02.案件相关人员×警局×宅邸中的恐怖脚步声

※本章请配上「银魂配乐-ここは侍の国だ」会更有感觉!

米霍克等人看着一脸平静的克洛克达尔。他失去了妹妹之后,父母仿佛是跟着妹妹的脚步,出了意外后双双死亡。所以「沙邸」只剩下他一个人居住。

自从双亲及妹妹都辞世之后,他就把那栋宅邸留在原地,不卖也不租,就留在那个地址让它生灰。就像是提醒自己,该受到法律制裁的人还逍遥法外似的,他时不时地就会回去一趟。

「……克洛克达尔,我们都想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在法律制裁他们之前,他们就死了。」一双红眸紧盯着冰可可,香克斯缓缓地说道,「我们也不想看他们逍遥法外、甚至作为被害人啊。但是、事实就血淋淋的摆在了我们的面前,他们之中的两人已经成了被害人了。」

克洛克达尔默不作声,香克斯他说的没错,他们之中的两个人已经成了被害人了。已经无法再把他们当作加害者来看了,但……他们夺去了一条性命也是事实。

「克洛克达尔,虽然不懂你到底在想什么.但我想那孩子不会想要你去做一些让自己名声败坏的事。」米霍克看着克洛克达尔的侧颜,然后将一份报告书推到他的眼前,「这份报告书是那名死者的验尸报告,你看完之后想说什么再说吧。」

看着米霍克推到自己眼前的验尸报告,克洛克达尔只是把报告书推回米霍克的手边,闭上双眼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他不想深入这案子,即便这和妹妹有关,他也不想再深入了。

如果她知道了,而且还活着,她或许会笑自己太过固执。虽然她已经走了。克洛克达尔打算就此收手,不再深入。

「……不打算知道?」基德站在一旁的角落,看着这场主角似乎打转在克洛克达尔身上的对话。然后自家主任把报告书推向他、他却把报告书推还给主任,便开口问道。

「是不打算继续深入,太过深入就会打乱我的原则。」克洛克达尔起身后看了一眼一直与自己不怎么合得来的基德,然后开门离去。

多弗朗明哥看着克洛克达尔逐渐远去的背影,本来应该是潇洒离去的……但,怎么好像多了点……哀愁?

罗看着克洛克达尔离去的背影,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没有对克洛克达尔说出那几个月的事。

众人静静地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最终打破沉默的,是跟着罗和多弗朗明哥一起进到里头的艾斯。

「……刚刚出去的、不是巴洛克华诊所的医生吗?」艾斯头一句并不是「怎么把我带到这里」等等相同中心问题的问句,而是丢出「不是医生吗」这样的问句……

——等等、医生?


罗抬头,诧异地看着艾斯,「波特卡斯当家的,刚刚那话……怎么说?」

艾斯走到罗的身边,拉开了一张椅子,落座后道:「我在差不多八岁的时候,在巴洛克华里看过他,那个时候他还会笑、而且脸上没有那道伤疤呢。刚刚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结果真的是他诶!」

「你见过克洛克达尔?」香克斯起身拉着椅子往艾斯身边移动,有些新奇的看着他。

「嗯,因为那个时候我因为发烧被老头带去诊所,虽然小间、但人很多。」艾斯点点头,「当时是个凉凉的下午,那间诊所里除了刚才那个男生之外,还有一个很讨人喜的女生和一对夫妻,我在猜那对夫妻是那个人的父母,而那个女生则跟当时的那个人差不多年纪。」

「那……你当初看见他的时候,他身边有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女生吗?」香克斯歪头问道。

「嗯……没记错的话老头好像有跟一个淡灰色头发的女生说过话,那个女生穿的是白色帽T……」艾斯蹙着眉,边回想边说道。

「淡灰色头发……」香克斯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看向了米霍克,「这不就代表……」

「嗯,是她了。」米霍克点点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香克斯、米霍克和艾斯谈话的多弗朗明哥倏地起身,然后打开了门径直地走了出去。

「……唐吉诃德先生?」艾斯跟着走了出去,站在门边看着多弗朗明哥的背影,「请问您要去哪里啊?」现在不是在侦讯吗?

「找个人,马上回来。」多弗朗明哥摆了摆手,对着艾斯说道。

艾斯也不疑有他,转身回到侦讯室中,还顺手带上了门。多弗朗明哥的目的地是?他要做什么?侦讯室里没人知道。

克洛克达尔拿出那把被自己别在腰间的大宅钥匙,经过了几分钟的拉锯战后,还是打开了封锁已久的大门。

「……我回来了。」习惯性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大宅喊了句「ただいます」,虽然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回应他任何话语了。

正对着大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每个角落、每个房门,都有着家人的身影。若自己当时没有离开,一直待在这里,或许就不会遇上索隆,也不会接触到这次的案件。

往往只要心烦意乱,到这宅邸里,就会渐渐地平静下来。但这次不管做几次深呼吸、都无法平静,就连待在宅邸里,也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克洛克达尔往二楼走去,打开了一间粉红色门板的房间——房间里的摆设和自己当初进到房间里时一样,像是反覆练习了好几百次般,克洛克达尔习惯的就打开了书桌的抽屉,拿出里面的白色手机,然后摆弄一番后,按下了拨放键,一个轻轻的、带着歉意的声音及感人的背景音乐(ここは侍の国だ)就传了出来:

『给哥哥:

哥哥听到这个音频档之后,我大概已经死掉了吧。

很对不起没有遵守跟哥哥的「一起活到老」的承诺,对不起。

因为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一直被他们霸凌的生活。

仗着自己有身为校长的爸爸的那个女人、仗着自己有身为学务主任的妈妈的那个男人、仗着自己的爸妈都是教育家、都是政府的人的那些家伙……

我真的受够了,一天比一天狠、一天比一天过分。一开始只是讨钱、再来是带到厕所拍摄一些可以威胁我的照片……

之后把我最爱的哥哥、最喜欢的香克斯哥哥、最尊敬的米霍克哥哥的照片从手机里删除、甚至是毁掉我跟哥哥的交换日记本……

最后,还叫来他们的亲人,在学校厕所里非礼我。

 因为受够了,所以装病请假。

香克斯哥哥和米霍克哥哥担心我的事,谢谢哥哥告诉我,也很谢谢他们担心着我的身体。

但是,我受够了,对不起、哥哥,对不起、香克斯哥哥,对不起、米霍克哥哥。

妹妹我呢,要先你们一步离开这世界了,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回来……

做我没有做到的事,做我早该做的事……

哥哥说的学校生活听起来很开心,我也想去体验。但我担心我一回到那里,就又会被欺负、就又会被污辱。

也为了不让父母亲担心、不让哥哥担心,一直逞强到现在。

 但已经够了。对不起喔,哥哥。哥哥为我做的事,够多了,所以,下次就让妹妹帮你几次吧。

我很喜欢对我很温柔的哥哥,我很喜欢一直逗我笑的香克斯哥哥、我很喜欢一直向我推销剑道的米霍克哥哥……

我不想离开你们,但……已经没有时间了。

××年××月××日,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沙.莉萝,最终的音频,我会找你们报仇的,我会为自己申冤,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

听完了从没完全听完的音频,克洛克达尔愣住了。

音频的最后,似乎留下了什么解开那两件神秘命案的关键词……

凶手是她?已经死亡约十年的她?

怎么可能……克洛克达尔把手机放回抽屉中,退了一步。开始沉思了起来。


是自己一直没有发现最后这段音频?还是自己一直没有听完它?但若是自己没有听完它,那应该早发现了……

但如果是因为有人潜入……不,这是不可能的。这栋大宅从父母过世后,就一直被自己锁着。不管是妹妹的房间、还是父母亲的房间,更甚至是自己的房间,都是一直紧锁着的,不可能有人入侵后又大费周章地把它锁起来吧?

那么……

最后那段是她留下来的杀人预言?还是报仇预言?

「……啧,无法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发现的时候明明只到「妹妹我呢,要先你们一步离开这世界了」这句啊……

「啧、里面好多灰尘啊——」多弗朗明哥踏进了大厅后的感想,「混蛋鳄鱼死出来!」

多弗朗明哥的声音叫醒了克洛克达尔,从深深的沉思中清醒过来的克洛克达尔只是旋身,走出妹妹的房间后上锁,站到楼梯口,看着不请自来的人。

嘴角扯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果然在这里,怎么,眉头锁的很紧啊。」多弗朗明哥发现了克洛克达尔的不对劲,问道。

「这是我的事,不要插手。」克洛克达尔缓步走下楼梯,叩、叩、叩、叩,喀、喀、喀、喀,克洛克达尔停下了脚步,看向多弗朗明哥,后者的笑容早已敛去。

喀、喀、喀、喀……那不该存在的脚步声又往下走了四阶后,也停了下来。此时,那脚步声的主人应该是会出现在克洛克达尔和多弗朗明哥之间的,但,他们两个之间,什么都没有。不,不能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双咖啡色的马靴矗立在那里,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

多弗朗明哥缓缓地退到马靴的左侧,而克洛克达尔则是矗立在原地,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喀、喀。矗立在离克洛克达尔四步远的马靴做了个向后转的动作,面对着克洛克达尔。

噗咚,喀。

它向上走了一阶,离克洛克达尔只剩三步远。

噗咚,喀。

它又向上走了一阶,离克洛克达尔只剩两步远。

多弗朗明哥轻轻的走道阶梯上,往克洛克达尔的方向走去,“脱掉鞋子,我们要冲出去。”然后小声地对着他说道。

克洛克达尔看了眼躲过马靴走到自己身边的多弗朗明哥,然后轻手轻脚的脱掉了自己的皮鞋,“……冲去哪?它在门前。”

“我也不知道,先去……那间房间吧。”多弗朗明哥指了指一间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门,说道。

“你还真会挑。”克洛克达尔说完,转身带着多弗朗明哥上楼,此时,那个脚步声又再次响起。

喀、喀、喀、喀、喀……一步步的接近着多弗朗明哥和克洛克达尔。

“等等。”多弗朗明哥伸手拉住了要往右拐弯的克洛克达尔,那脚步声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最前方。

喀、喀。

停下来了。马靴正对着克洛克达尔和多弗朗明哥,在楼梯上时并没有看见任何人穿着那双马靴,在它踏上二楼平台后,马靴的主人出现了——她穿着黑色的长裙,上半身和脸是模糊的。

滴答。滴水声传出,不,不是滴水声——是滴血声。

女孩站在两人面前,无语的滴着从上半身淌流下的血水,血水中混杂着些许白色液体。然后,女孩转身往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门走去,停留了几秒后,消失在两人面前。

「那是……!!」克洛克达尔抽出自己一直被多弗朗明哥抓住的手臂,往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门奔去,然后转开门把,「……没有。」

「鳄鱼你怎啦?」跟着跑到房内的多弗朗明哥不解的看着他,「什么东西没有?」

「……不,没事。」克洛克达尔淡淡地说着,然后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后拿出手机,「什……」

怎么会这样、刚才……

只有两分多钟的音频,突然……


Tbc……

艾斯君生日快乐~~~
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3)
2016-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