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

只更文不更圖,盜取文章者將咒死。
背景ID:無。
大頭ID:47956885
被盜取之文章將撤下,撤下後不再更新或作重新張貼之動作。
背景與大頭若有侵權將會撤下。

© 鬼草

Powered by LOFTER

【撞鬼系列第一部】03.增长的音频×沙邸×不曾说过的事情

※※每段大概都会有一瞬出现非恐怖情节,对不起喔(下跪

※※然后从第二章开始(可能)到结束,文章内都会有社长的独白。自称词的部分都用「自己」来代替,而且独白几乎是……一些很特殊的问题?或许吧,但有可能会讲到对小唐的感情?さぁなぁ~谁知道呢~(作者能不知道吗#)

※※不会有唐鳄以外的人出现←绝对的,插进来可能又离题。

※※第三章几乎社长崩坏思想(?)呃这样讲好像也不对……不过几乎都是社长的想法啦啊哈哈(不要笑#


克洛克达尔看着手中那支纯白的智慧型手机,迟迟没有转过身面对着多弗朗明哥。

「鳄鱼,怎么了?」多弗朗明哥走到克洛克达尔的身边,靠了上去,「这音频……有什么奇怪的吗?」

「……多了……好几分钟……」克洛克达尔把手机递给了多弗朗明哥,「本来只有两分多钟的……」

「什么?谁改的?」多弗朗明哥接过了手机,开始研究起来了。

「……这宅邸里只有我们两个——和刚才那个“人”而已。」克洛克达尔从多弗朗明哥手中抽回手机,按下了播放键,一个轻轻的、带着歉意的声音及感人的背景音乐(ここは侍の国だ)就传了出来:

『给哥哥:

 哥哥听到这个音频档之后,我大概已经死掉了吧。

 很对不起没有遵守跟哥哥的「一起活到老」的承诺,对不起。

 因为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一直被他们霸凌的生活。

 仗着自己有身为校长的爸爸的那个女人、仗着自己有身为学务主任的妈妈的那个男人、仗着自己的爸妈都是教育家、都是政府的人的那些家伙……

 我真的受够了,一天比一天狠、一天比一天过分。一开始只是讨钱、再来是带到厕所拍摄一些可以威胁我的照片……

 之后把我最爱的哥哥、最喜欢的香克斯哥哥、最尊敬的米霍克哥哥的照片从手机里删除、甚至是毁掉我跟哥哥的交换日记本……

 最后,还叫来他们的亲人,在学校厕所里非礼我。

 因为受够了,所以装病请假。

 香克斯哥哥和米霍克哥哥担心我的事,谢谢哥哥告诉我,也很谢谢他们担心着我的身体。

 但是,我受够了,对不起、哥哥,对不起、香克斯哥哥,对不起、米霍克哥哥。

 妹妹我呢,要先你们一步离开这世界了,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回来……

 做我没有做到的事,做我早该做的事……

 哥哥说的学校生活听起来很开心,我也想去体验。但我担心我一回到那里,就又会被欺负、就又会被污辱。

 也为了不让父母亲担心、不让哥哥担心,一直逞强到现在。

 但已经够了。对不起喔,哥哥。哥哥为我做的事,够多了,所以,下次就让妹妹帮你几次吧。

 我很喜欢对我很温柔的哥哥,我很喜欢一直逗我笑的香克斯哥哥、我很喜欢一直向我推销剑道的米霍克哥哥……

 我不想离开你们,但……已经没有时间了。


 我回来了,从地狱的尽头,回来了。一定会,把所有的人,全都……沙沙、沙沙……

 ××年××月××日,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沙.莉萝,最终的音频,我会找你们报仇的,我会为自己申冤,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

多了这么一段话,后面是杂音。似乎是干扰了讯号似的,「……就这样,刚才听到的最后那段『××年××月××日,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沙.莉萝,最终的音频,我会找你们报仇的,我会为自己申冤,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前几秒,是新的。」

「新的?」多弗朗明哥闻言,转过头看着克洛克达尔,后者正盯着手机。

「嗯,刚才我也说过了。」克洛克达尔将手机放回了原位,重新关上、锁上了抽屉后,转身面对着多弗朗明哥,「或许这是那孩子……但也有不可能的因素在。」

「不可能的因素在?」多弗朗明哥走到门边,打开了门之后,张望了下,然后道:「在跟你讨更加精细的解释之前,还是先离开这栋宅邸吧。 」

「啊啊。」

多弗朗明哥推开了虚掩的房门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随后跟着的,是已经将皮鞋重新穿回脚上的克洛克达尔。

「对了,你刚才说的『新的』是什么意思啊?」还是搞不懂啊,音频档就音频档,还分新旧啊?

「……」克洛克达尔不打算再跟多弗朗明哥说什么,只是闷着跟在他身后。

「お——!!」转过头,多弗朗明哥要喊出的「喂」就这样硬生生地断了句。

「做什么?」克洛克达尔停下了脚步,微皱着眉看着瞬间定格在转头动作的多弗朗明哥。

或许是因为附近有着奇怪的气氛,整栋宅邸的气温瞬间骤降。冷冰冰的空气抚摸着两人裸露在空气中的双手以及脸庞,那抹只有一个人才可看见的黑影,正和可以看见自己的人对峙着。

多弗朗明哥看着明显看不见身后那个黑影的克洛克达尔,伸手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有种不好的感觉哪。」

「什么跟什么……放开我。」克洛克达尔抽了抽被拉着的手,「你发什么神经啊。」

「啡啡啡,老子现在没空管你怎么讲,如果你想死在自家的话我也不反对。」多弗朗明哥笑着说,双眼瞬也不瞬的隔着墨镜盯着那抹黑影,然后缓缓地往大门退去。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克洛克达尔甩开了多弗朗明哥舍不得放开的手,说道。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克洛克达尔和多弗朗明哥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看向大门的方向——


「我去!大门呢!」多弗朗明哥一个没忍住便飙了脏话,狠瞪着大门该在的位置。

「……怎么回事……」才几分钟,待在楼上才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宅邸的大门凭空消失了,和多弗朗明哥一起被关在一个明明很熟悉却又不熟悉的宅邸里。而且,大宅里也说不上安全。眼前就矗立着一个模糊的物体,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现在,该如何是好?找其他地方出去?还是直接正面和那个模糊的物体交谈?不,后者不可能达成……但,宅邸里似乎还留着那孩子的灵魂……找其他地方出去?但窗户都已经在离开之前在外头用木板钉死了……除了——! !对了!二楼的窗户!


「去二楼,二楼的窗户没有封死,可以出去。」克洛克达尔看着眼前的黑影,对着身边的多弗朗明哥说道。

「可这宅邸附近的树都砍了吧?」多弗朗明哥和克洛克达尔一边向楼梯移动,一边注意着黑影的行踪。

「跳下去顶多受伤,不会死。」克洛克达尔一抵达楼梯口,旋身就是往上奔去。

「喂!混帐鳄鱼你就这样丢着我跑了?!」多弗朗明哥听见了脚步声,瞥了眼克洛克达尔的方向,才发现人已经跑上二楼了。

「快点上来!」克洛克达尔站在挂着绿色门牌的房门前,对着多弗朗明哥说道。

「为什么不是那间粉门的啊?」

「刚才进去的时候你有看到天空吗?」

「……好吧我认栽。」

就在多弗朗明哥踏上二楼平地时,黑影动了。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到了二楼,但却无法离开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门宽度的范围。

像是被无形的箱子困住般,黑影无法离开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门的前方。

打开了许久未开的房门,克洛克达尔走进去后,才发现房间里有着说不上来的改变。

「鳄鱼,你怎么了?」跟着进到房里的多弗朗明哥顺手关上了门之后,说道。

「……变了。」

「什么?」


变了,房间里的摆设、书架上的书籍、书桌上的……相框?不,不可能。临走时该带走的都带走了,不可能遗落任何相框才对……怎么回事?是谁进来过吗?还是……小偷?不,不可能。大门的钥匙、铁门的钥匙和一楼、二楼除了自己房间以外的窗户都封死了,钥匙也就只有一把,那……是什么?有人在什么时候进来吗?不,不可能进得来的。除非到自己现在住的公寓去偷钥匙……但那也不可能,公寓里自己不在的话,罗罗诺亚也会在。

「喂,鳄鱼,你又变成沉思者了?」多弗朗明哥伸手在克洛克达尔的眼前晃了晃,见人没反应,弯腰看着人的双眼。

「我问你,如果所有锁的钥匙都只有一把,然后只有二楼的某间房间的窗户没有封死,你会进来吗?如果会的话又是怎么进来的?」克洛克达尔百思不得其解,只得问下身边的人了。

「只有二楼某房间的窗户没有封死啊……我想我会,如果是鬼屋的话。」多弗朗明哥笑了笑,「想进去的话,找把梯子撬开窗户就好了呗。 」

「梯子……」克洛克达尔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重复说了回多弗朗明哥回答中的其中一个词。


梯子?房间的窗户是在面街处,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怪异的地方……进来之后,又遇上了多弗朗明哥那家伙之后才出现这些奇怪的……等等,在遇上他之前,是——! !


克洛克达尔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走到床另一侧的墙壁,伸手掀开壁纸,走进另一间房间中。

「喂喂喂!你要去哪?」多弗朗明哥见克洛克达尔钻进墙壁中,随即不见人影,便开口唤道。

「你在房里等我一下。」克洛克达尔说完,继续在另一边的房里翻的乒乒乓乓的,然后继续听着多弗朗明哥说着「你家宅子可真有趣,竟然可以搞穿墙啊」等等没啥意义的话。


把多弗朗明哥留在自己的旧房间里,只身一人到了那孩子的房间里,想找到一些可以知道为什么会被困住的原因。但东想西想,只有一个。那就是手机。手机是自己回到这里后第一个接触的物品……是谁透过了手机做了什么吗?还是说真的是那孩子的复仇或杀人预言?

不,照理来说,这房里只剩下自己、多弗朗明哥、那个模糊的物体和那孩子残留在此的灵体……还有谁在吗?

还有谁在的话,除了以前国中同班、而且比较熟的人的话……除了多弗朗明哥这学弟外,还有和那家伙同班的「鹰眼」米霍克和与同班的「红发」香克斯了……再扯的话,就是当时和「鹰眼」米霍克用体术打得沸沸扬扬的「白猎人」斯摩格了……

但这几个除了不请自来的多弗朗明哥之外……也就只有香克斯那时装熟跑来混吃混喝混住的通常运作外……就没人了。

以上这几个人也不可能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进到房里。那么,又是谁进到这栋房里来?除了自己房间里的摆设被动过之外,父母亲的房间尚未去确认过。但这孩子的房间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就连锁都没人撬开过……那到底……


「喂!鳄鱼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多弗朗明哥的声音再次打断了克洛克达尔的思想。

克洛克达尔并没有回答多弗朗明哥,他只是默默地再从那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间回到挂着绿色门牌的房间。

依旧思考着。克洛克达尔眉头深锁,他无法理解这种非科学可以解释的状况。多弗朗明哥知道自己无法插上嘴,只是坐在一旁的床上,看着眼前自己烦恼的克洛克达尔。

许久,房间里几乎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以及多弗朗明哥在房里乱晃的脚步声。

「喂……如果……」


Tbc……

又来更新啦,百度马艾吧那边大概不会再更了吧……我猜。

大家喜欢这文章吗?喜欢的话可以告诉我~

第一部更完后,紧接着第二部就会出现!

敬请期待~

评论(2)
热度(4)
201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