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

只更文不更圖,盜取文章者將咒死。
背景ID:無。
大頭ID:47956885
被盜取之文章將撤下,撤下後不再更新或作重新張貼之動作。
背景與大頭若有侵權將會撤下。

© 鬼草

Powered by LOFTER

04.密道×修改记忆×密室

※※※本章妹妹出现!还有一个未公开的家人出现!
※※※本章含有血腥画面!不可接受者请绕道!
※※本章有妹妹in哥哥身体的状态!不可接受者可以跳掉!(虽然会稍微影响到后头的剧情观赏……?
※本章鳄鱼和社长感情似乎有近一步的发展……?


「喂……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你那妹妹做的,你会怎么做?」多弗朗明哥晃了许久,走到了克洛克达尔眼前,问道。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那么我不会阻止她。」克洛克达尔安静了一会,抬起金黄色的眸子,对着多弗朗明哥说道。

「不阻止她?」多弗朗明哥不解地看着克洛克达尔,「为什么?她这样会害死很多人的!」

「那她呢?她生前不是人吗?」克洛克达尔并没有回答多弗朗明哥的话,只是反问了他这两个问题。

不是不想阻止,只是,他不想要让妹妹如此的难受。先是被他们那样欺侮,死后却又不能替自己报仇,那死了和活着有什么不一样?

看着克洛克达尔眼中不怎么明显的情绪,多弗朗明哥也没再说什么,两人之间又陷入了一阵寂静。


知道是她做的,所以不阻止。放任她去杀人,然后呢?她就能因此获得解脱吗?别开玩笑了!

无法出去,只能想办法知道到底怎么了。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她要告诉自己,有事要发生了吗?还是……

不,不可能。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切就——


碰!

撞门的声音打断了克洛克达尔的思绪,多弗朗明哥下意识的挡在克洛克达尔的身前,两双眼眸看着因岁月而退色的绿色门板。

碰!

又一声,像是要把锁着的门撞开似的,门外的物体再一次地撞上了门。

但,也不一定是物体。

碰!碰!

这次是两声,似乎是两个各异的物体撞上了门。

门似乎有些松脱了,在这两声撞门声之后,有了一点缝隙出现。

碰!碰!

第五声之后,门板应声倒下。房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


在看见了缝隙后,克洛克达尔起身拉着多弗朗明哥要人安静,然后把他推去刚才自己消失的墙前,然后直接躲到两房相连的妹妹的房间中。

她的房里有可以躲人的地方,都是看起来不能躲但是可以躲的地方,甚至,有密道。

“你妹妹的房间里,有密道。”多弗朗明哥从衣橱中探出头,对着正要躲到床下的克洛克达尔说道。

“密道?”克洛克达尔不解地看着他,以前在妹妹的房间搜过多次,怎么不知道有密道这东西?

“你过来,在这里。”

在克洛克达尔走到身边后,多弗朗明哥把衣橱看起来很坚硬的背板打开后,一个小小的通道出现了。

“……”

“似乎是在搬来之前就有的了,要下去吗?”看向突然沉默的人,多弗朗明哥问道。

“啊。”蹲下后往通道中爬去,克洛克达尔的身影立刻消失在黑暗中。

多弗朗明哥让脚先进到通道中后,拿着似乎是用来关闭通道的把手,把衣橱背板重新关上。


抵达的地方,是未知的地方。她,是否曾来过这里?还是,她一直没有发现?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但如果不是呢?


不再往下想,克洛克达尔继续往前移动。


再想下去,是不是、就会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呢?但,也有可能不会。


继续往下,越发深沉的腐朽味冲进了正在往下前行的两人的鼻腔中。蹙起了眉头,克洛克达尔抓着出口处似乎是后来加装上去的装置,「喂,到了。」

跟在克洛克达尔身后出现的多弗朗明哥,眨眨眼看着这有些黑过头的空间,然后摸索着墙壁。

啪。位于衣橱后方的密道中的密室,瞬间亮了起来。

密室中央摆着一个用来支解东西的台子,四周摆设着高级的设备。如抽血机等等奇怪的设备。

「有点诡异。」多弗朗明哥摸了下台子,转过头看着克洛克达尔,「这上面的血,不是干的。」

说完,把手伸起来后朝向后者,血滴滴答答的落到了地面,被贪婪的吞食了。


血还是湿的,而连续两起案件,都是干尸案。而且,凶手手法残忍恶毒,先是将指甲依序拔起、然后以剪刀剪开被害人的唇侧,最后再把血一次抽干。

手段残忍,手法相同。是在这里发生的,确确实实。

血是湿的,可见才刚杀害没多久吧。

而且……

那里,还有丢弃的,手套,一双……一双?不是杀害了两个……等等?手套?


「鳄鱼,这里有手套,可见是“人为”的,不是“非人为”的啊。」多弗朗明哥戴上了塑胶手套后,把沾染着血迹的布手套捡了起来,「你怎么想?」

「如果杀一个人,换一双手套,那么,杀两个人,不就需要两双?」看着多弗朗明哥拿在手中的布手套,克洛克达尔思考着,「如果凶手是来不及处理掉手套,就先把尸体丢弃在公园,那么,唯一的可能性——」


「手套还在凶手身上。」从阴影处走出一个在克洛克达尔的记忆中不该存在的兄弟——他那早在十岁那年,死于意外的孪生弟弟,他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讶异吗?我会告诉你为什么。」

「……鳄鱼,他是?」多弗朗明哥看向克洛克达尔,又看向差不多十岁的小孩,他的举手投足都给他一种、这是小时候的克洛克达尔的想法。

「沙.普多码伊恩。我和维亚斯的孪生兄弟。」克洛克达尔看着眼前的孪生兄弟,他并没有告诉多弗朗明哥「普多码伊恩」这个名字的含意是什么。

「我是死了,但我还留在这里。」指了指地面,男孩笑了笑,「因为,我就是在这里死掉的。」

皱眉,克洛克达尔很想吼他,这里是她房里的密室,怎么可能死在这。

男孩摇摇头,阻止了他想吼他的想法,「我还没说完,大哥。我死在这里的事,二姐并不知道。知道这件事的,是“你”才对。」

双双瞪大了眼眸,克洛克达尔和多弗朗明哥讶异地看了下对方,然后又看向男孩,「什么意思。」

「啊啦,难道说……忘了吗?二姐的房间,本来是大哥“你”的房间喔?」男孩笑了笑,「还是说……你打算做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呢?大哥。」

「本来是……我的房间?」克洛克达尔看着男孩,完全不解的重述了他的话。


如果本来是自己的房间,那为什么之后会变成她的房间?而且,如果、真的真的是自己的房间的话,那……为什么会没有印象?

不、或许眼前这个男孩,根本就不是普多码伊恩。


「是喔,本来就是大哥的房间了。」男孩跳到台子上,晃着短短的双腿,「还记得你脸上的伤怎么来的吗?大哥。」

「不是因为车祸吗。」克洛克达尔的头抽痛了下,「那个时候维亚斯也在。」

「不是喔,不是因为车祸。」男孩低下头看着双腿,又抬起头,「是因为“我”喔,因为挣扎的时候,抓住了手边的手术刀,然后划过去,所以留下了血痕,不过……没有这么严重喔。因为之后似乎是本意识回到了身体内,崩溃了跳楼,所以造成手骨折和面部严重损伤,是吧?」

伸手压着疯狂抽痛的头,克洛克达尔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冲出自己的意识。他无法说话,感觉一说话,那个东西就会冲向眼前的男孩,再次把他撕裂开来。

「鳄鱼,你还好吧?」多弗朗明哥弯腰查看着克洛克达尔,而后者只是把空着的手按到了伸手要扶着他的多弗朗明哥的右手上。

「……看来,是之后爸爸和妈妈发现了你的诡异行径呢……难怪你对这里没印象。」男孩笑了笑,「要我帮你吗,帮你想起这里的一切,还有你做过的事。虽然我并不是大哥你干掉的,但是你似乎、有着第二人格喔,因为学校老师的关系。」


第二、人格……?


一幕幕血腥,从眼前溜过。片段中,有着今早才见过的干尸,有着前几个月见过的干尸,还有眼前这个不该在这里的男孩。

克洛克达尔愣了下,金眸看向一旁笑的天真的男孩,「你……」

「嗯,那个人自称是“诺伊罗瑟”,你有印象吗?」男孩跳下了台子,走到克洛克达尔面前,「他用着大哥的面貌,对着我做过分的事喔。不过最重要的是,她回来了。二姐她,从地狱轮回的尽头回来了。」

多弗朗明哥伸手把克洛克达尔拉到自己的身后,警戒的看着男孩,虽然他是做恐怖节目的,但真的发生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先保全自己和其他人的生命。

男孩走到他一直站着、隐藏着的地方,说:「所以,我都看到了唷。虽然大哥没有印象,但是,真的是“你”做的唷。是“妳”,杀掉了那些欺负过二姐的人。」


“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会去给她上香的——!!”凄厉的叫喊着,女子疯狂的摇晃着脑袋,她惊慌地看着眼前拥有与当年被自己那伙人害死的少女有着相仿样貌的男子,他正坐在一旁角落的木椅上冷眼看着自己从四肢指甲里流出的些许鲜血。

“妳去上香,我可以回来吗?我回的来吗?”从男子嘴中滑出的,不是他自己的声音,而是银铃般的女孩子的声音。

“妳、妳、妳……”女子听见了声音,更加的疯狂扯动绑住自己四肢的皮带,“放开我、放开我! Ti!!!”

“虽然你们听不到……但我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喔……我从地狱回来报仇了——虽然对不起哥哥,但我回来了……”女孩的声音笑得很尖,她恨、她要把这些人拉下地狱陪自己!

“啊啊啊——!!!”女子看着有着女孩声音的男子拿起了手术刀,第一刀、落在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割开了关节处的皮肉。

“嘻嘻嘻——、承受吧!承受我当时被强暴过的痛苦~嘻哈哈哈~”女孩疯狂的笑着,她伸出带着手套的左手,硬生生地把被自己割开的皮肉,向外扯开。

“啊啊啊——原谅我原谅我!!!对不起啊!!!!!!!!”女子听着皮肉被撕开的声音,听着血滴滴答答、滴落地板的声音,她尖叫、她嘶吼,希望被附身的这个男子可以醒来帮帮自己。

“嘻哈哈哈~尖叫吧!嚎哭吧!这还不及我当时所受的苦呢!”女孩伸出了舌尖,舔了唇,把从女子身上所撕下的皮肉和从她身上割下的关节递到她的眼前,“呐,米儿,妳是要、吞掉关节、还是把肉吃掉?”

“不要啊!!!!!!!!”女子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想要躲开女孩拿着两样东西伸向自己的手。

“这可是妳的东西呢……妳不是强迫我把那些男生的精液吞下去吗?那妳怎么不敢吃自己的肉和关节呢~?”女孩的声音瞬间变得更加的尖锐,“妳說啊!!!!!!!”

“呜呜呜……对不起啊!!!那是亚瑟要我们这样做的……不要啊——!!!!”女子叫喊到最后,变成了哭泣。

“哼!那家伙也说是妳做的唷!那家伙早在几个月前,就被我杀.掉.了~”女孩「站」了起来,身上血红色的可爱洋装随着她转圈的动作,飘了起来,血红血红。

“啊啊啊!!!お——唔唔唔!!!”女子的嘴被用一团布给塞住了。

“嘘——吵醒哥哥的话,我就杀了妳喔。”女孩伸出了食指,放在唇前,笑的甜美,“哥哥好不容易才忘掉他第二人杀掉弟弟的事,如果出现我这个死了好多年的妹妹的灵体的话,他可是会崩溃的呢~所以,妳要安静喔。”

“呜呜呜……”女子死命地摇着头,她不要死在这里!

“嘻哈哈哈~呐,米儿,妳說要怎么处死妳?”女孩依旧转着圈儿,她转着圈儿到自家哥哥身边,然后像只猫咪一样趴伏在他的腿上,“妳說,你们害我变脏了,害我不得不这样来报仇,你们要怎么赔偿我哥哥?”

“呜呜呜——”女子呜咽着,她希望这样做可以让昏睡着的男子清醒,但迟了。

女孩回到了男子的体内,站了起来,“别白费力气了,在我杀掉妳之前,哥哥是不会醒来的。”

看着女子越发苍白的脸,女孩笑了,她走到一台女子叫不出名称的机器前,拉出了几条带针的管,“该说掰掰啰,米儿。”

女子惊恐地摇着头,双眼的泪水倘流了下来。

最后看见的,是管子内被吸向机器的血液,那是她的血液。


——鱼……

谁……

——鳄鱼……

这是……好黑……

——鳄鱼!克洛克达尔! !


张开了双眼,侵入鼻腔的是消毒水的味道。

「还好吗?刚才你就在密室里昏厥了,担心死了……」多弗朗明哥趴在床沿看着克洛克达尔,虽然隔着墨镜,但不难看出他真的在担心自己。

「……杀了那两个人的人……是那孩子……」克洛克达尔把视线移向天花板,对着多弗朗明哥说道。

「是维亚斯?」多弗朗明哥直起了腰杆,看着克洛克达尔,「怎么可能,维亚斯她不是——」

「她是死了……不过,她藉由我的身体,去杀了那两个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多弗朗明哥伸手握着克洛克达尔的手,问道。

「是普多码伊恩让我看见的……他让我从那孩子的视野看到了一切……」想起从女孩视线中看见的一切,这下可以明白,为什么自己在那间密室时,头会抽痛得如此严重了。

「那你要怎么做?」多弗朗明哥问道。

「……把……」


Tbc……

评论
热度(4)
2016-06-16